首页 > 文化资讯 > 正文

山东省图书馆只有7名女修复师 办公室像厨房

2020-11-15 19:44:58 来源:吉吉网
杨洁正在小心翼翼地揭一册已经板结成砖的古籍。本报记者于悦摄

  40万册馆藏古籍只有7名女修复师

  齐鲁晚报6月28日讯(记者于悦)天天和古书打交道的人,是不是全是老学究?其实目前,绝大多数从事古籍修复的工作者都是女性,这也与女性做事较为细致的天性有关。杨洁是这个群体中最为年轻的一个,1980年出生的她已经从事这一行6年多了。

  所谓古籍修复,就是将残缺破败的古书的每一页翻新后再装订起来的过程。在几百年的时间里,古书会遭到虫蛀、鼠啮、霉变等多种多样的损害,本来完整的一页纸经常会变成大大小小的碎片,有些碎片干脆丢失,这就需要古籍修复师们出手。

  杨洁介绍,山东省图书馆馆藏的古籍目前有40万册,正式的修复人员只有7人,因此,她们只能先修复那些较为重要的书。拿到一本书后,光是准备工作就要做上几个月。前几年成功修复的《宋刻本文选》由于极其重要,修复的准备时间长达两年多。

  “修复一本古书,首先要对每一页进行拍照,以保留它的最初面貌。 ”杨洁介绍,有的书籍已经完全不成形,好多页粘在一起形成“书砖” , 其修复方法、用纸、装订等都要经过反复讨论。中国历史上,人们先是用树皮造纸,称为“皮纸” ; 后来技术进步改用竹子,也称为“竹纸” 。 专家要先鉴定对象古籍选用的纸张类型、颜色等,然后再选择修复用纸。

  一本书的装订方法分为蝴蝶装、四眼装、六眼装等多种,具体用哪一种,需在动工前彻底商量好。这些都完成后,修复师们就可以将古籍拆线,一页一页地进行修复了。

  电饭锅冰箱都有办公室像是厨房

  走进杨洁的办公室,很多人都以为来到了厨房。电饭锅、笼屉、冰箱等应有尽有。 “你们在这儿做饭啊? ”这种话杨洁她们听了好多次。

  其实,电饭锅等东西都是修复古籍的必要工具。杨洁介绍,冰箱是用来杀死古书中的细菌、虫子等,电饭锅则用来对付那些因受潮而粘在一起的书砖。 “把书放在锅里蒸,粘起来的书页就会松动,我们再用工具把它慢慢挑开,这个过程非常困难,稍不小心就会破坏古籍。 ”

  “我们不光有厨房,还有牙医用品。 ”杨洁拿出了她的一个工具箱,里面有注射器、修牙用的起子等。工具的繁多,正说明了修书过程的复杂,从把粘连的纸分开到最后装订成本,需要二三十道工序。仅仅第一道工序把纸分开,有时就得花上七八个小时。

  针对破损的书页,杨洁需要将自己调好的糨糊刷在破损处的边缘,再将补纸粘贴上去,手工撕掉多余的部分。由于有些需要修复的破损面积很小,杨洁她们还需要借助自带光源的放大镜来工作。

  “补纸除了要和原纸质地一样,还要讲究颜色搭配。如果无法做到颜色完全一致,则宁浅勿深,因为新纸在经过一段时间后颜色会变深。 ”至于手工撕纸这一步骤,要求误差在1毫米左右。这样下来,一页书才算补好。

  修完整个一本书所有的页后,杨洁需要用能够吸水的纸隔开每一页古书,上面放上金属砖等重物压一定的时间。再进行装订后,一本古书就算是修复完成了。杨洁介绍,通常一本书会整体地交给一个人修,修一页书平均需要七八个小时,也就是一个工作日的时间。“有次送来了一套康熙字典,整本书都是块大砖头,修起来非常麻烦。 ”

  修好的清朝古籍内容竟是讲星座

  杨洁大学所学的专业是会计,毕业后却来到了省图报刊馆工作。当时,她和同学说自己可能是班里工作和专业跨度最大的一个人了,可毕业六年后她却选择了一次更大的挑战。

  “大概从2007年的时候,国家开始重视古籍修复这项工作,省图也有了自己的古籍修复团队。 ”想挑战更有专业性工作的杨洁选择来到古籍修复科室,当时她自己也不知道将要从事的工作是如此繁琐和有技术含量的。

  “我们的师傅最初学艺时,出徒都要好几年,我们则是先进行了好几个月的培训,然后再在实践中慢慢学。 ”杨洁刚开始只能先用普通的纸练习装订,慢慢地再练习其他环节,直到最后能够独立修复一本书。

  尽管在修复过程中,杨洁和同事们不会更改书中的任何信息,即使出现缺字也只用补纸代替,但杨洁她们还是经常在修复完后看看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。有一次,她修完一本清代古籍后,竟然发现上面有摩羯、双子等星座的信息。有些古籍在地下埋了几百年,即便出土也因为种种原因有些信息无法被今人掌握。而杨洁和她的同事们,不仅让尽可能多的信息重见天日方便了学者研究,她们自己也成为很多古籍的首个阅读者。

  现在,省图这类单位除了修复自己馆藏的古籍,有时还会修复其他送上门来的书籍。有一次,济宁一个家族找到这里,想要修复自家的家谱。杨洁她们完工后,只象征性地收了400元钱。实际上,很多地方修复古籍已经成了产业,修一页纸都要上百元。

  杨洁表示,她们这行永远处于学习的过程中。尽管工作劳累,每天都要低着头坐冷板凳,基本上每个人都累出了颈椎病,但她觉得选择这个行当不后悔。 “毕竟自己喜欢上了古籍,也希望能够保护好它们。当然,我也希望做我们这行的人越来越多!


音阙诗听 https://www.kugou.com/singer/580287.html
吉吉网